<noframes id="rbnjn"><span id="rbnjn"></span>
    <em id="rbnjn"><span id="rbnjn"><span id="rbnjn"></span></span></em><span id="rbnjn"><span id="rbnjn"><track id="rbnjn"></track></span></span>

    <span id="rbnjn"></span>
    <em id="rbnjn"><span id="rbnjn"></span></em>
    <sub id="rbnjn"><address id="rbnjn"><listing id="rbnjn"></listing></address></sub>

    <address id="rbnjn"><address id="rbnjn"><nobr id="rbnjn"></nobr></address></address>
    <em id="rbnjn"></em>

    <noframes id="rbnjn">

    <em id="rbnjn"><span id="rbnjn"><span id="rbnjn"></span></span></em>

      首頁 » 公告與新聞 » 媒體報道 » 正文

      21世紀經濟報道:大宗漲價沖擊樣本:一季度上市公司“參保”數量翻倍,南鋼股份對沖增收毛利

      記者 董鵬

       4月8日,國務院金融委第五十次會議指出,要“關注大宗商品價格走勢”,保持物價基本穩定。隨后的經濟形勢專家和企業家座談會內容又涉及,“加強原材料等市場調節,緩解企業成本壓力”。

       

      另據本報4月9日《21硬核投研》數據統計,2020年一季度,(文華商品指數)下跌13.14%,加權均價為140.44點;2021年一季度,該指數區間上漲5.98%,加權均價為176.19點,同比上漲25.46%。

       

      正因于此,在上述大宗商品價格強勁反彈后,市場各方對輸入性通脹的擔憂隨之提升。

       

      只是,國際定價商品的價格運行有其自身規律,難以左右,面對這一成本上升的壓力,中下游企業又該如何自處?有哪些行之有效的應對措施?

       

      簡單說,可以分為兩類。一種辦法相對被動,成本上升后調高產品價格,將原料漲價壓力逐級向終端市場傳導,另外一種辦法要主動不少,通過衍生品市場對沖,將成本漲價的風險轉移,不過后者是一項系統性工程,人員、策略、執行缺一不可,十分考驗風險管理團隊的綜合能力。

       

      南鋼股份,與同行業公司相比,優勢在于對新事物的接受及應用程度更高。在過去十余年的積累,公司已經建立起一套十分成熟的風險管理體系,部分期現業務模式已實現常態化。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解到,2020年該公司執行套保的訂單,期現對沖后噸鋼收益每噸增益0-100元,有效對沖原燃料價格大幅上漲的風險。

       

      此外,大宗商品的系統性上漲也在激發企業參與衍生品市場對沖的熱情。今年一季度,共有148家A股上市公司發布“套期保值”相關公告,較上年增長幾近翻倍。

       

      原材料漲至高位,上市公司“參保”案例倍增

       

      鋼鐵股,近期二級市場走勢最為強勢的板塊,推動因素除了自身的低估值優勢,本身也受到了全行業2021年一季度盈利大增的影響。

       

      剔除增幅過大的重慶鋼鐵后,剩余6家發布一季度業績預告的鋼企,預計凈利潤同比增長下限平均值為345%。

       

      一方面有2020年同期低基數的原因,另一方面就受到了大宗商品漲價的影響。3月下旬,唐山鋼坯價格創13年新高,4月上旬,螺紋鋼期貨主力合約漲至5200元/噸,接近2011年2月高點。

       

      雖然產品價格處于絕對高位,兩個階段的企業盈利能力卻不可同日而語。

       

      3月26日21世紀資本研究院聯合蘭格鋼鐵推出的《21硬核投研》便指出,“最近一輪的鋼價上行主要受到鐵礦石、焦炭等成本端上漲……在成本大幅上漲下,鋼鐵行業盈利被嚴重吞噬,當前鋼鐵業盈利能力是處于近10年周期以來的相對低位,僅僅略強于2014年、2015年行業產能過剩的低迷階段。”

       

      “一季度鋼價連漲,但因為原燃料價格仍處于相對高位,成本管控仍是重中之重。我們開展風險管理的初心是服務公司生產經營,更多是圍繞鎖定利潤、促進銷售、庫存調節等目的設計方案,即使預期成材價格漲幅更多,團隊仍是堅守利潤鎖定的初心,適當調整對沖策略,優化對沖效果,而非單純的追逐期貨收益。一季度下來,通過精細化管理顯著為公司降低采購成本,增厚接單毛利。”南鋼聯席總裁姚永寬介紹稱。

       

      這非個例。正如前文所述,在大宗商品市場出現系統性上漲的背景下,已有越來越多的上市公司選擇通過衍生品市場對沖風險。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2020年一季度,共有75家上市公司發布123條“套期保值”相關公告。2021年一季度,則是148家上市公司發布了300條相關公告,“參保”企業數量幾近翻倍。

       

      另外,一些公開數據也顯示,大宗商品市場價格的上漲,正促使更多的企業投資者通過衍生品市場規避風險。

       

      以文華商品指數為例,2020年一季度持倉量低點在1450萬手左右,今年一季度該指標曾一度增加至2500萬手。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個人投資者持倉“過夜”占比較低,上述持倉增量中很大一部分來自法人客戶,即企業投資者。

       

      上期所月度統計數據也顯示,2020年1-3月,該所累計期貨交割量達30.85萬手,較上年同期增長30.49%。

       

      而按照相關規則,個人投資者持倉無法交割,上述交割量的提升亦主要集中于生產企業、貿易等商品制造、流通環節。

       

      不過,企業投資者“參保”的一些現實問題,仍然有待解決。

       

      記者采訪了解到,僅就鋼鐵生產企業而言,雖然近幾年產業參與度逐年提升,但是部分國企進展相對緩慢。

       

      這一方面與其企業屬性、決策體系有關,另一方面鋼企經營所涉及的品種多、流程長,經營模式遠較貿易環節復雜。

       

      更為重要的是,衍生品市場專業度極強,完美對沖效果需要匹配一套堪稱精密的風險管理系統。

       

      南鋼股份樣本,風險管理反哺主業市場拓展


      周期性行業的業績波動,難以規避,留給企業的施展空間更多集中于通過何種方式來“熨平”周期,從而實現穩定經營。

       

      南鋼股份,身處江蘇沿海地區,加之又是民營企業,行業內公司風格會顯得更加開放。僅就衍生品工具的利用上,公司無疑走在了全行業的前列。

      2009年螺紋鋼期貨上市,南鋼股份便已率先參與,2013年該公司生產的“雙錘”牌螺紋鋼冊為上期所實物交割品牌。

       

      “主要進行基礎套保、戰略套保、虛擬鋼廠三個層次的套期保值,并逐步提升套保規模。”南鋼副總裁徐林介紹稱,當時主要是根據需求擇機使用鐵礦、焦炭、焦煤、螺紋鋼、熱卷、鎳等期貨合約。

       

      他表示,2015年到2018,我們根據南鋼實際情況,主要進行基礎套保、戰略套保、虛擬鋼廠三個層次的套期保值,并逐步提升套保規模,對訂單和庫存進行常態化、體系化管理。

       

      但是,自2019年開始,南鋼股份風險管理體系進一步升級。通過對利潤鎖定、采購降本、庫存調節等方面調整,來應對銷售定價模式、成本控制、客戶關系等方面的變化。

       

      僅以利潤鎖定為例,當南鋼股份現貨部門采用固定價進行遠期訂單銷售時,公司風險管理團隊便會利用鐵礦石、焦炭等原燃料期貨對遠期成本進行鎖定,使得遠期銷售訂單具備穩定的毛利,防止原燃料成本大幅變動對公司利潤造成不利影響。

       

      這在2020年鐵礦石、焦炭價格上漲的背景下,顯得至關重要。

       

      2020年二季度南鋼股份將套保比例提至高比例區間,及時對沖公司成本上升。全年來看,南鋼股份執行套保的訂單,期現對沖后每噸增益約0-100元,有效對沖了原燃料價格大幅上漲的風險。

       

      “整體上看,受到大宗原燃料上漲影響,2020年行業噸鋼毛利同比走弱,期現對沖后0-100元的增益已經十分可觀。”姚永寬表示。

       

      值得關注的是,南鋼股份的期現一體化管理,某種程度上還對其市場拓展和產業鏈上下游協同發展起到良性推動作用。

       

      船板作為南鋼的傳統優勢品種,便是公司期現結合的優秀典范。

       

      按照傳統模式,造船廠從接單到交船周期漫長,期間船板的采購時點和定價模式就成為難題,面臨更多的市場風險。鋼價賣高了船廠掙的就少了,賣低了南鋼的盈利就會受損,雙方難以商定出一個滿意價格,往往陷入博弈境地。

       

      但是,在使用衍生品工具后,鋼廠、造船廠在整個產業鏈中成為一個聯合體。

       

      船廠中標后,在船廠和鋼廠滿足各自加工利潤的情況下,船廠與鋼廠簽訂長期的鎖價訂單,隨后南鋼股份通過期貨市場鎖定鐵礦石、焦炭等原料成本,轉移交貨期內的市場風險,幫助造船廠和南鋼自身保住經營利潤。

       

      相當于,南鋼股份的一個風險管理團隊,干了兩家企業的對沖工作。而在這一案例的示范效應下,公司也借此切入到整個造船行業的產業鏈中,助力中國造船行業提升競爭力。

       

      在談及自身經驗時,南鋼證券部風險管理副主任耿浩博對其他參與套保的企業給出了如下建議。

       

      首先是認知層面,風險管理是一項系統的長期工程,需要花很多時間去沉淀,并不能因為某一年商品價格波的不利變動,企業經營壓力大而將衍生品作為救命稻草。

       

      其次,企業風險管理需要制度支撐,如管理層對套保需要有正確的認知,相匹配的管理制度,包括決策、流程和審批,同時風險管理模式也需不斷迭代。

       

      再次,是期、現的核算問題,需要將兩個市場合并考核,而非單純以期貨端的盈虧做簡單的KPI考核,而是兩個市場打通計算,綜合考量是否達到預期噸對沖效果。

       

      最后,需要優秀團隊作為支撐,規避教條式的死套保、機械套保,如按照現貨100%比例的頭寸從頭拿到尾,實操中可以根據預期的供需、基差適時適度靈活調整。

      附件下載
      国产老司机免费福利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冬季网